七鹭濑久

谢谢给我支持的你(ง •̀_•́)ง


[全职]喻黄/王叶/周江/叶橙
[冰上的尤里]奥尤
[文豪]太中
[博多]马场林
[黑篮]青黄only
[盗笔]黑花
[漫威]锤基/虫铁
[SPN]DeanSam


目前产粮:喻黄/黑花

[喻黄] 魔王与养子(12)


鱼鱼还没开始救天天……

---------------------------

喻文州接任喻家家主位置的消息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魔族。不熟悉的人以为这是自然的更新换代,熟悉的人无一不震惊。

喻文州与其父亲的矛盾显而易见,熟识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早些年就有人断定喻文州不会作为喻家的接班人,这下子可都是啪啪地打脸。

喻家家主换任,按照常理来说必定要设席摆宴,招待所有前来庆祝的客人。这活动表面上是道贺,实际上不过是拉帮结派的另一种手段。 有些人举棋不定,有些人抉择果断,新的盟友会出现在喻文州身边,新的敌人也会站在他的对面。元老会将会重新认识这位年轻的家主,喻家家主也应按照祖辈上的规矩面见所有的家族中所有的长老。

要做的时间很多,但喻文州并没有多少时间。

前些日子他偶然碰见了自己大学时期格外尊敬的一位姓陈的教授,又是偶然得知黄少天被关在罗纳德那里。

喻文州眼中闪烁着惊喜,“您是说,黄少天在罗纳德那里?”

“是啊是啊,那孩子还真不简单,”陈教授眼里充满了对未知的渴求,“他是个半魔半人,一个混血种,我们对他的力量一无所知,罗纳德雇佣我去研究他的血液,可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喻文州感到非常震惊,不是因为黄少天在罗纳德那儿——这点他早就猜得八九不离十,而是因为黄少天是个混血种的事实。

以前有这么一个传言,人类和吸血鬼无法生出后代,这个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按理论来说,人类无法与狼人、吸血鬼、魔族等等生下后代,因为其中一方的能力太过强大,胎儿在母体孕育过程中很可能会过分得吸收母体的营养,有的甚至会通过吞噬母体来完成自己的孵化,所以人类极难产下混血婴儿,即使能够生产,母体也可能死亡,婴儿也会因为严重营养不良而早夭。

人类历史上已知的混血儿不会超过十个,喻文州着实没想到黄少天竟然会这么特殊。

既然已经知道了黄少天身在何处,喻文州恳求自己的老师给黄少天带一个纸条,陈教授一开始觉得有些别扭,毕竟身为别人家雇佣的人,要帮着自己的学生把人带走,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喻文州最终选择性地告诉了陈教授真相,关于罗纳德、黄少天和他的纠纷,关于魔族与人类即将发动的战争,关于罗纳德这个人。

陈教授虽说对科研事业有极大的热爱,但他并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他受雇于罗纳德只是为了探索未知,他和罗纳德的接触也不多,一切只是通过邮件交流。

“罗纳德违背了诺言,少天被带走后本应该交给他的家族,但罗纳德发现了少天家族隐藏的秘密,所以他选择研究少天。少天家族那边非常生气,但他们找不到罗纳德。”这是喻文州成为家主以来通过自己人打探到的情报。

陈教授最终同意去给黄少天传个口信,这对喻文州来说是这几天里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但在救出黄少天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为了少天被救出来以后能平安地生活在他的身边。

**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待今天的主角,可这位主角迟迟不现身。

在座的无一例外都是须发皆白的长者,脸上的皱纹满是岁月的痕迹,但时间未能让他们彻底走向死亡,尽管他们的身体已经不再年轻,但他们的灵魂依旧如同八月的炙阳般燃烧。

坐在主座旁边的一位长者显然已经没有了多少耐心,“喻家主这是干什么?让我们在这儿等着自己不现身?给我们摆脸子?还是觉得没必要尊重我们这几个老头?”

另外一个秃顶老人调笑道,“也许喻家主怕了我们几个老头子?”

桌上传来几声不怀好意的调笑,最后坐在最后的那位神情肃穆的长者只说了一声“安静”,就再也没有人说话,房间里重新变得鸦雀无声。

虚幻的影子出现在主座后方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向他——喻家新任家主,喻文州。

如果黄少天现在在这里,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个人就是他认识的喻文州——为了面见这群长老,喻文州做了充足的准备。

他身上穿着由黑龙身上鳞片做成的紧身衣,衣料上的花纹千万年都不会变,让人一看到这件衣服就会不由得想到曾经几乎毁灭世界的黑龙。喻文州披着他经常穿的那件黑色的斗篷,特意用西伯利亚黑狼的毛皮作为装饰,纤长的银发上佩戴着妖精做出的银冠,银武灭神的诅咒握在右手中。

他清冷的眸子再没有从前的温暖,让人想起泰坦尼克号撞上的那座冰山——象征着死亡的冰山。

“诸位长老,”喻文州的声音极冷,只是听着就足以让人发抖,“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为了与你们这些家族里辈分最高的长者们讨论一件事——”

“长老,还有没有必要存在的事。”

此话一出,全座哗然。

“文州,长老是家族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这个规矩,我们要遵守。”

喻文州的眼神连一点都不落在他身上,“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家族里有些死板的规矩,是时候废除了。”

脾气差点饿长老一听这话就火怒三丈,“喻文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们死板不知变通?!我告诉你,你这是对长老们的挑衅,你不想要长老?我们还不承认你这个家主呢!”

喻文州也不恼,“我能站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

作在议桌末尾的那位长者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再一次安静下来,“文州,我想要告诉你,家族里的规矩,家族内部任何组织的创建和解散,都要由长老们和家主共同投票决定。”

喻文州看着他笑了,在一个非常不应该的场合。他绝对不会忘记,那个怂恿他父亲杀死他母亲的人,那个用他母亲的鲜血给他洗浴的人,他绝对不会忘记那张藏在斗篷之下的脸,即使早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喻文州轻声道,是像给自己的孩子讲睡觉前童话故事那样温柔的语气,“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穿着红色斗篷的人,逼迫一个孩子的父亲杀掉孩子的母亲,再用母亲的鲜血来给那个孩子洗浴,说是为了洗除他身上的罪恶。”

一时间在座没有一个人说话,知道有一位长者颤颤巍巍地开口,“你父亲他立了不可破灭的誓言……”

“他没有告诉我,从来没有,”喻文州死死地盯着那个最终的罪魁祸首,胸中的仇恨简直要把他燃烧,“我十七岁的那天晚上,你们遇到了没有预测的袭击,那是我能力觉醒的那个晚上,我梦见了一切,梦见你们怎样杀了我的母亲,怎样侮辱身为人类的她。”

“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不知道是谁对你们发起了进攻,实际上,那就是我干的。”

喻文州在笑,但这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当年的一百零八位长老,现在只剩下你们十八位。”

显然是长老们之中作为首领的那个猛的扯下自己藏在衣服里面的环形玉坠,猛的将它掰断,翠绿的玉坠瞬间变得漆黑如碳,但一点意外都没有,他不敢相信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玉坠。

“我知道你们来这儿的时候都带了保镖,所以我提前处理了他们,为的就是不让人打扰我们的公事。”

几乎是几秒钟的沉默之后,距离喻文州比较近的几个长老猛的一跃而起,扑向喻文州。

可喻文州已经不动声色的完成了漫长的吟唱,“死亡之门。”

巨大的黑紫色大门在喻文州面前敞开,扑向喻文州的长老们来不及有所反应,就一头栽进了那扇大门里,黑手的触手张牙舞爪地从门里爬出,老人们的尖叫听上去就像死亡的配奏。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就只剩那个一直都格外镇静的长老,他此时正死死地扒着桌沿。

此刻他也再顾不上面子,尖声叫到,“文州!文州!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们可以谈判!!”

喻文州笑了,他说,“这不是谈判,这是审判。”

下一秒,更多的黑色触手伸出来,硬生生地把那个仅剩的长老拉进那扇黑色的大门。

“地狱里见吧。”喻文州说。

这时候有人轻轻地敲响了门,房门打开后,是那张熟悉的脸。管家对喻文州稍稍弯腰以示敬意,“家主,是时候了。”

喻文州点点头,房间里一片凌乱,那些长老们和黑色触手做挣扎的时候弄得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花,生生玷污了这个纯白的房间。

喻文州走出了这个结束了他噩梦的房间,走向他的未来。

黄少天。

-------------------------

夜里没忍住写完了这章。
然而我写了3k字鱼鱼还没去救天天……
我有错……
明天鱼鱼一定回去救天天!!

希望可以有小心心和评论!!
感谢每一个支持我的小可爱!
爱你们!

评论(3)

热度(26)